红茶晞啊晞啊

刀剑乱舞超级杂食主小狐三日冲田组土方组等等一堆我叫不出cp名的+FSN弓凛+阴阳师狗崽-酒茨-黑白骨科+声控+大腿控+不控颜

[弓凛]无题某段

【预防针】
先打预防针哈这只是一辆文艺的车中间并不包含什么让你突然兴奋狼血沸腾的词语语句。

【可以跳过】
因为麻麻要收手机了我可能会[突然心塞]..反正手机里的文不能被她看到但我又不想那么早发出来就先发一点其他的存在某个她看不到的地方

是无题里面的一段。

【高亮!一定要看这一段】
设定:远坂凛在分化后的信息素味道是羊皮纸一类的味道,而Archer的信息素味道就是红茶味的。时间设定就是Bate分化时的那次发/情/期是不能够用抑制剂控制的所以就只能上的那种。

结合设定,细细品味!有料到!祝食用愉快!


正文:

就像柔弱的黑发少女深夜伏案在桌上,在那粗糙却又干净的,散发着浓浓油墨味的羊皮纸上,用自己心爱的人送的鹅毛笔,在月色和烛光下小心翼翼的写着属于自己的诗。有风在窗缝钻进,冷着了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女,她开始弱弱的咳嗽,放下了笔,举起身边摆着的红茶放到嘴边抿了一小口,发觉红茶的味道莫名的好喝,就心急又喝了几口,怎不知被呛到了,咳得更厉害。不得不趴下来缓解自己的窘境。咳嗽的幅度和频率慢慢弱下来了,少女不知不觉就趴着睡去了。

殊不知,桌上剩下的红茶在她趴着咳嗽时震倒了,晕染了大半张羊皮纸。

这张纸被红茶独享霸占了。


-------------------------------------------------
【最后的高亮】
请在评论区留下你的身影!我一定会看的!
(虽然我话废有时不知道怎么回就搁着搁着忘记回了记起来的时候会觉得那么久了唐突的回会不会显得很奇怪就索性不回了果咩)
要是没有评论我选择威胁你们我我我算了看了的都是我的世界!!感谢你看到这液谢谢小伙伴的包容和理解体谅支持!!!!

[狗崽]五味杂陈

一辆车(等等好像不对劲!

五味杂陈指的是我的心情。麻麻要收手机我买下来的车都还没装修完就要上交了太可惜。先发出来,说不定过几天她心软了就把手机还给我继续码了。

链接评论区。

突然想起..这好像只是某个play的前.戏.

其实我有个脑洞..是肉的但是我觉得没剧情就肉不带感。但是写前面的剧情写着写着我就会坑。然后..无题那一篇就是这样的x
无题还在修,或者直接放肉。选一个。
(ps:abo的文我时不时会忘掉设定导致整篇文脱轨所以还可以选肉是abo的还是就直接来x
后排致歉占tag

[弓凛]无题

锲子
[一年了,跟Archer认识已经一年了。身为Bate的自己也是,总是往这个Alpha身边靠还产生那么些情愫的话,分化成了Omega也是意料之中的吧?]

这个时代较以往的任何一个存在阶级的时代来说,都较为和平。三个等级的人们,能力最强的是Alpha,接着是平凡的Bate,最后是不可忽视的Omega。

上帝是个开明的君主,他不会让人们感到他的不公。赋予了人们信息素,让三者的生存一直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

这个世界也有生老病死。上帝也没有让这个世界的人们失望,不管双方的等级如何,生下来孩子皆有可能是三个等级的一种,不会因为两人都是Alpha生下的孩子就一定是Alpha。

First.
一年前。

Archer只是个艺名这谁都知道,当代出名模特,九头身和完美的肌肉,加上并不会扣分的古铜色肌肤,即使是在亚洲这种追崇肤白貌美的东方也是极受欢迎的,何况Archer是从欧洲这些推崇小麦肤色的国家一直红到亚洲的。最后,他是人们都崇拜的Alhpa。他散发出来的那强大的气场也不会有人相信他是个Bate或者Omega。

说来也奇怪,Archer这个人红的极快,自己也喜欢红色。出门永远会有一件红色的衣服,黑色的衬衣配上红色的外套,因此狗仔们不用寻着他的信息素味道就能轻而易举的找到他,他出门一般也不会散发自己的信息素,大家都不知道他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不过就算不穿红色也能轻而易举地找到他吧,他那标志性的肤色和身高就算是脸盲患者也能记住七八分吧。

而远坂凛是在他刚开始红的时候认识他的。这里介绍一下远坂凛,虽然性格十分的傲娇但只是个普通的Bate,是T公司的总裁。T公司经营涉及的领域很多,远坂凛因为学过点服装设计和造型设计,公司的发展方向开始偏向了外型方面。为了能更好的发展公司的这条道路,当然是少不了广告这手段。

这就是远坂凛和Archer见面的契机。

''不是约好了9点了嘛对方居然还没有来真是没有诚意啊。''Archer的经纪人Lancer看了看表,''对方也真是啊,都迟了半小时了。''两人坐在贵公司的十二楼接待室,窗外就是这座城市的日景,窗内有空调凉着,在这种夏日里很是舒服。

''......''Archer坐在一旁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拿出手机打开了某个视频,插上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又是黑色衬衣红色外套,靠着凳子自己在这间房里形成一道风景。

又过了一阵子才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Lancer看到的是一个看上去才刚成年的女孩子微笑着走进来,''不好意思久等了,我是远坂凛,这家公司的总裁,还望合作愉快。''对于Lancer这种风流的人物来说,看到这种小姑娘自然是主动出击的。

“那么可爱的小姐居然是这所公司的总裁真是让我惊讶呢,希望合作愉快。”Lancer笑嘻嘻的向远坂凛伸出了自己的手,并散发出自己身为Alpha的信息素。

“信息素对我是没用的。”远坂凛冷冷的说道,不过还是跟lancer握了下手。

“可小姐你身上有信息素的味道呢。”Lancer收回自己的手,饶有趣味地说道,“看来您不久之后就要分化了呢。”空气中除了Lancer的玫瑰信息素的味道之外,还有一阵淡淡的兰花的信息素味道。在场的四个人中,只有这两种味道在蔓延。

“也许吧。不过我希望我会是个Alpha呢。”

“我觉得小姐你变成Omega会更可爱呢。”

“行了不用小姐前小姐后的了,叫我名字就行了。”被说到变成Omega的远坂凛一下子没了接话的耐心,她可是最讨厌Omega这个身份的了,因为她觉得Omega就是被人欺负的。“我们来聊聊这次合作的细节。双方的条件都在这份合同上面了,请过目。”

远坂凛身旁的助手递过去一份资料,资料上写着Archer为其公司的服饰拍摄广告的条件和佣金,以及Archer这边先前就给好的条件。

其实合同是早就协商好了的,只不过是要过个仪式而已。

“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就请两位都在上面签字吧。”

“我还有一个条件。”一直坐在旁边宛若空气一般的Archer摘下了耳机,郑重的又说了一遍“我还有一个条件。”

“只要不是很过分的条件都可以呢。”远坂凛的神色和语气是不耐烦的。

“在我拍摄期间有一场专门拍卖弓的拍卖会,我需要你们帮我把这把弓拍下来。”Archer把手机转了过来给大众看。

那是一把深蓝色的西洋弓,构造不是很复杂,看上去很一般。不过尽然能去到拍卖会,想必不会那么简单。

“至于拍卖所需的钱请在我的佣金里扣,要如果还不够的话问Lancer拿就是了。”Archer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说出这个Lancer听了想打他的条件。

Second.
拍摄的第一个星期,Archer就翘班了。

远坂凛气急败坏的打通Lancer的电话的时候,Lancer也是说不知道去了哪里。一周后Archer出现在远坂凛眼前的时候,远坂凛一头黑线的望着他,“别以为你是个Alpha就可以随便欺负人。”真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之后在质问之下,Archer说是去国外放松去了。要不是现在是不得已的时候的话,远坂凛可能会立马辞退掉他,但让她奇怪的是,Lancer和Archer两人对于扣违约金这回事倒不大在意。这就是身为Alpha的强大吗?

没关系,我也有一半几率成为Aphla呢。

接下来的一个月,Archer倒是很配合。因为他的迟到导致整个进度慢了一程,损失也是很大的。其不然,Archer的办事效率十二分的高,并且有条不紊,虽然在工作的时候没笑过,还是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

所以,预期一个月完成的照片宣传三个星期就如期完成了。最后一张图片修好后,整个工作组的人都长叹一口气。本来还怕不能按时完成的,现在如期完成,远坂凛只身去咖啡店打包咖啡回来劳犒大家。

点完单的远坂凛站在站台一旁等待的时候,一个散发着浓郁的月季香的Alpha男子走了过来站在她身旁,两人就像朋友见面一样并肩站着,“小姐可以和你喝一杯吗。”一只手穿过远坂凛的头发把它们全部甩到她的背后搭在了她的肩上。

“滚开。”远坂凛想打掉她的手却反被那个男子捏了一把耳垂,“那现在呢?肯跟我去享乐吗?”男子笑眯眯的看着远坂凛。

意识开始模糊。

跟他去玩一下没有关系吧...跟他们说有急事就可以了吧…而且他身上的月季香味那么浓…好好闻的月季花味...

攀在肩上的手开始不停的揉着远坂凛的耳垂。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惊醒了意识模糊的远坂凛,拍开了那只不断做着小动作的手。

“身为Alpha也要出来做这种龌蹉的事吗?。”一阵沙哑的声音响起,还有一股红茶味的信息素味道在空气中和那股月季花信息素抗衡。

远坂凛感觉自己被猛的推进一个怀抱里,但是头依旧觉得晕乎。抬头看才看清,帮她的是那个和自己合作的还看上去很不友好的Archer。

带着黑色棒球帽和黑框眼镜,身上穿着刚刚拍摄的服装。

路过三人身边的人当中有人停下来看了一小会,接着就走掉了。这种事情常有发生,被吸引停下来的大多是女性,估计是看到英雄救美忍不住想要看下去吧,不过两个Alpha在无声的抗衡时是很可怕的事情,也许会牵连到自己,大家都识趣的走开了。

“啧。”男人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就走掉了。很明显,空气中红茶的味道比月季的味道占据的空间多了很多。

在月季花的香气渐渐散掉前,Archer一直让远坂凛呆在自己的怀里让自己的信息素围绕着她不让她出去。

等咖啡弄好了味道就散的差不多了,Archer单手接过服务员递来的两个袋子,一手牵着远坂凛返回工作室去了。

“刚才谢谢了。”远坂凛突然停下脚步,但又跟上了Archer的脚步。

“我只是顺路路过看到而已。”

怎么可能是路过!

远坂凛差点喊出这句话来,但理智制止了她。衣服是刚刚拍摄广告时穿上的,连衣服就不换就出来吗?这可不是他的习惯。

“这就是Alpha,可以随便欺负别人。”

远坂凛对Archer这个人的印象就此改变。

弓凛]无题

注意ABO慎进!

来自@Sawamura X Miyuki 的点梗xxx

正文:

[一年了,跟Archer认识已经一年了。身为Bate的自己也是,总是往这个Alpha身边靠还产生那么些情愫的话,分化成Omega也是意料之中的吧?]





































































---------------------------------------------------------------------------------------------------------------------------------------------------------------------------------------------------------------------

放个预告就跑真爽!预知后文欢迎关注我哈哈哈哈哈哈17号放全文( ´ ▽ ` )ノ

[狗崽]诅咒//r18

其实是一辆车。r18/R18

https://m.weibo.cn/5235939254/4124671039304028

评论区也放链接[跑]

[狗崽]从哥哥开始(5)

(5)也许你没有发觉,我早已离不开你。

2017.7.1.外面是阳光正好但心情还是很差。

真的是受够了。

一下子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真的很想一睡不醒啊。父亲自杀,三尾阿姨又离家出走,留下我和妖狐两个人就走掉了,他们到底还在不在意我们两个人啊?

看完信之后妖狐已经满脸的眼泪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好像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要是我没有来到这个家庭的话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端了吧?那三尾就不会离开妖狐了吧?那他就不用再哭了吧?

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过他就走了,小时候他扔下我的时候他也是头都不转一下,呵,现在我连他涨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了。真是悲催啊。

好烦呐真的好烦。

仔细想想,我真正烦的不是那两个大人吧。我是在担心吧,担心妖狐。我想我是最了解他的吧,表面坚强但内心柔弱,而且还怕孤身一人,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我陪着。

要是哪次他不找我了,心里都会空空的,我现在已经分不清我对他的感觉了。

这也很烦啊。妖狐啊妖狐,我该怎么面对你啊?

我冷静得下来吗?
--------------------
合上日记本的那一刻,大天狗房间门被敲响。

“请进。”

“大天狗...”妖狐走了进来,语气里满是哆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走到大天狗身旁,看着大天狗。

“......”大天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先沉默,“一切都会过去的。”大天狗站了起来,保住了妖狐,“真的,一切都会变好的。”

大天狗下定决心了。他要好好照顾妖狐。

被拥进怀里的妖狐一下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对于他来说,大天狗是唯一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了吧,连三尾狐都抛弃了他,他不可以失去大天狗了。

“可不可以...不要抛弃我?”妖狐把脸埋在大天狗的肩窝问到,还在不断抽泣。

“不会的,我不会抛下你的。”因为我也是被抛弃的孩子啊。

“那大天狗,听好了,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次。”

妖狐在大天狗的肩窝蹭了几下后抬起头来,望着大天狗,表情严肃,但是哭过后的脸上是几处红晕,显得莫名的妖娆。

“听好了。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只说一次。”妖狐双手扶上了大天狗的脸,一脸认真的表情让大天狗很期待。

“嗯。”

“大天狗,”妖狐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喜欢你。”

说完,妖狐探向前去,对准大天狗的唇,吻了上去。

也许你没有发觉,我早已离不开你。


----------------------
我可能是倒叙大王。

[狗崽]从哥哥开始(4)

这叫我怎么冷静?

妖狐选的这场戏剧是悲剧。他不喜欢看那种皆大欢喜的剧情,这样没有一波三折的感觉。剧场里大家的装扮都是中世纪的风情,有女孩子分别邀请妖狐和大天狗做他们的伴。

大天狗本想拒绝,但妖狐却先一步的答应了,拉着小姐的手走掉了。见状,大天狗只好也答应了身边这个穿着水蓝色宫廷洛丽塔风格的少女。仔细一看,才发现少女是妖狐的同班同学——雪女。

“怎么?不接待我吗?”雪女问道。

“不是,只是有点惊奇。你不应该是追着我的弟弟来的吗,怎么会打算找我作伴。”

“没有理由,只是投缘而已。”

没有回答。大天狗只是礼仪的生伸自己的手臂,让雪女挽着。两人一起走向观众席。

等戏剧结束,妖狐和大天狗汇合后一起离的场。两人发现雨已经停了倒是很开心,但下午还要上学两人不得不回家准备。
一路上妖狐侃侃而谈刚才的鲤鱼精小姐有多可爱有多么好聊,大天狗都没有听进去。

今天心里面总有些什么东西压着。

回到家,没有三尾狐的那句欢迎回来。家里一片寂静。大天狗发现玄关处三尾狐的所有鞋子都不见了,一下子反应过来肯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今天早上她的表情就有问题。

大天狗急忙脱下鞋子赶忙跑到客厅,看到餐桌上一封信,信上的内容是:

崽子 大天狗:

有些事情你们总要知道。特别是大天狗,我觉得很对不起你还有你父亲,但是接下来你所看到的都是真实的。原谅我像你父亲一样选择离开你们,但我不敢再面对你们。

“混蛋”读到这,大天狗锤了下桌子。

“发生什么了?”妖狐也赶忙走过来。两人接着看了下去:

前两日,大天狗你的父亲突然打电话叫我出去跟她见面。实不相瞒,大天狗你的父亲是我的初恋,尽管现在分道扬镳了但是我还是很乐意帮他忙。他跟我说了一通胡话,我不相信。他说他已经不想留念这个世界了,即使大天狗还小,但他对生活已经失去信心了。你的母亲在你被送到我这的时候就已经投靠别人了,为了毒品。我一直在劝你的父亲,但是对不起,他还是在我面前服下了毒药。真的对不起。

还有崽子。崽子真的很可爱,我也很喜欢啊,但是崽子我也对不起你。你并不是我的亲生孩子,你是我在福利院里收留的。那时你还小,才刚断奶,你不认识这个世界,所以才会依赖我,把我当作一个单亲妈妈。很遗憾我没有帮你找到一个父亲。你很乖,很好强,但是很柔弱,我一直不敢告诉你真相,怕你伤心。

两个孩子啊,真的对不起。

剩下的内容就是三尾狐对接下来两人生活的交待了。

不管生活给你多么大的打击,你依旧要坚强的活下去。冷静的面对生活。

我还可以为了谁而活?

大天狗的眼眶已经红却,他抬起头,看到的是一脸泪水的妖狐不知所措的望着他。

这叫我怎么冷静下来啊?

[狗崽]从哥哥开始(3)

(3)大天狗,冷静!
半夜。

屋内是无声的寂静,可窗外是紫色的闪电和吓人的雷鸣。这几天都是这样的天气,以前这个地方从没试过打雷超过三天的情况,可这次雷雨天气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了。这让大天狗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安。

而在另一间房的妖狐因为怕雷声而睡不着,小时候都是有大天狗陪他在雷雨晚睡觉的,自从上了初中之后妖狐硬是为了面子拒绝了大天狗陪他睡觉,说是长大了不怕雷了,其实还怕的要死。

就这样,一个怀着不安,一个怀着恐惧,一个晚上就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的天气算是好多了,暴雨变成了小雨,也没有打雷了。两个人同时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都看到了对方眼下的那一团青。

“果然没有我陪你的话你还是睡不着吧。”大天狗陈述到,语气里带有一星星的心疼。

“当然不是!我,我只是被吵醒了就睡不着了!”妖狐红着脸反驳到。

“好好好,那随时欢迎你半夜来找我。”大天狗一遍调侃一边走向洗手间,却被一脸不爽的妖狐抢先一步。

“略略略。”妖狐对大天狗做了个鬼脸,转身进了洗手间“磅”的一声把大天狗留在了外面,自己独霸卫生间。

还是那么活宝。大天狗想。心里莫名的开心。

果然还是妖狐才能让自己开心。

-------------------------------
今天三尾狐一大早就出门了,没有留下纸条,也没有准备早餐,什么都没有留下,看上去是急急忙忙的出门去了。

趁妖狐还没出来,大天狗在厨房里忙活着做早餐。今天有一个重要的节目,陪妖狐去看戏剧。尽管大天狗并不是很想参加,但是妖狐死缠烂打要他陪着玩,他也没有办法。

后来他也不是没有反悔过,只是妖狐委屈巴巴向他撒娇的时候根本不像是个男孩子,特别是有时候妖狐泪眼汪汪的跟他撒娇的时候他总会想起小学时自己帮他擦药时他忍住不哭的场景,再来一句“大天狗哥哥”的时候总会不忍心拒绝,所以最后他还是臣服了。

最后的最后,妖狐听到大天狗同意的时候,露出两只虎牙笑得一脸花痴,总能让大天狗躲进房间或者洗手间冷静好一阵子。

太可爱了啦!大天狗冷静!

妖狐出来的时候大天狗也准备好早餐了。轮到大天狗洗漱了,现在妖狐穿的是一身中世纪的欧洲宫廷制服,还剩发型没有弄,这样美中不足已经和穿着一身睡衣的大天狗显得格格不入了。

“大天狗快去洗漱啦,今天你可是要陪我看戏剧的不可以这么邋遢的。”妖狐一脸嫌弃的看着大天狗,坐下来津津有味的吃起早餐了。

还不是你自己霸着洗手间先的。

等大天狗准备好出来的时候,三尾狐也回来了。雨水顺着雨衣滴落,一脸憔悴。

“三尾阿姨吃早餐了吗?”大天狗边帮妖狐整理头发边问到。

“大天狗...你要接受...”三尾正想着怎么跟大天狗解释的时候抬头看到两人的装扮,立马改口说道“你要接受好陪妖狐看戏剧是有多么无聊啊,但是要玩的开心啊。早饭的话我还没吃呢。”

“好,我知道了。那三尾阿姨先吃早饭吧。”顾着和三尾狐对话,大天狗不小心扯到了妖狐的头发。

“嘶–大天狗你弄疼我了啦。”

“抱歉抱歉!”

“不行你要赔偿我,今天的午饭你来搞定。”

“好好好。”

两人你侬我侬了一会儿就跟三尾道别出门去了。
三尾笑着跟两人说再见后,坐在餐桌旁,看着那盘卖相不错的早餐,有点反胃,不是早餐的问题,是三尾的心里有件事不敢告诉大天狗。

大天狗,要是你知道这个消息后,还能不能保持冷静?

深思一会后,三尾拿出了纸和笔,还找出了行李箱。




————————
你们体会不了我现在写到后面的剧情和现在你看到的剧情那种心情落差,被自己写的文伤到。

[狗崽]从哥哥开始

(2)
医务室的小床上,躺着妖狐,坐在旁边的是大天狗,站在旁边的是惠比寿医生和赶来的三尾狐。

“检查过没事了,”惠比寿医生对赶过来的三尾说到,“就是伤口比较多,要注意护理一下免得留疤。”惠比寿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妖狐,叹了口气“那么可爱的孩子留疤会遗憾的。”

“明白了,谢谢医生。那现在我可以带他回家了吗。”

“叫醒他就可以了。”

很庆幸第二天开始是节假日休息,妖狐可以在家里养伤。跑来跑去照顾他的不只是三尾,还有主动帮忙的大天狗。

昨天是大天狗的生日。妖狐知道后提出帮他的大天狗哥哥庆祝生日,所以一放学就开心的跑掉了只为了去买蛋糕回家等他给个惊喜。谁知中途还被初中部的小混混看到了,他们要求他把蛋糕和身上的钱都交给他们,妖狐不服,但无奈人小柔弱,才发生了昨天的事情。

对此三尾狐已经对校方反映了这件事。校方做出的反应是将那群人开除掉,并且保证妖狐的人身安全。

晚上,安顿好妖狐后,大天狗得到三尾的允许今晚不睡自己的房间和妖狐睡一起。

大天狗在他扶起妖狐的那一刻有注意到他身旁被糟蹋的蛋糕,妖狐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大天狗几乎要哭出来:没想到才认识一段时间妖狐居然那么在意自己。

而母亲呢?那父亲呢?在自己生日的那天她们在哪?在干什么?

好难过…好想哭...

最后他没有忍住,泪如雨下。想家的感觉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残忍,被父母抛弃更残忍。

现在对于大天狗来说,妖狐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了。

种子一旦入土就会破土,至于它是长出花来还是枯萎下去,还要看两人的造化了。

因为,天上的星星一直都会亮着。

------------------

由于是沉睡的原因,妖狐第二天自然醒了,睁开眼的时候看到大天狗还没有醒,就蹑手蹑脚的走下床去。

事实上是妖狐走下床时没注意自己身上的伤,裂开了,叫了出来吵醒了大天狗。

大天狗反应了过来之后立刻过去帮妖狐检查,看到膝盖上的伤不断有血渗出来的时候,心紧一了下,让妖狐坐好,自己去拿药过来帮他护理。

涂药时,大天狗不会选药,妖狐的伤口很痛,但他没有叫出声来,只是忍着忍着就憋出了眼泪。

三尾狐进来叫他们起床的时候,看到的是妖狐坐在床上泪眼汪汪,大天狗半跪在地上帮他涂药一脸认真的时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笑脸盈盈的叫两个人出去洗漱吃早饭了。

青春还真是好呢。

但是处在青春期的人总是意识不到呢。

妖狐和大天狗的关系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初中。

初中两人也是一起上学放学,每天谈着自己班里的事。就算两个人不在同一个班,中午也在一起吃饭。

两人本来底子就不差,长大后更是养眼,两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时不时会有女生尖叫。

晚上两人也是在一起做作业。妖狐的文科除了语文之外都偏科,而大天狗文科除了语文之外所有科目都不错。

每次月考语文成绩下来大天狗问他语文为什么这么好的时候,妖狐只是笑笑说作文写的好,但从来不给大天狗看自己的作文。

大天狗威胁他说不给他看作文就不帮他补习功课,妖狐每次都不依,大天狗还是帮他补习功课。

大天狗开始写日记了。

记下这些自从父母离开他之后和妖狐的种种。他觉得,和妖狐在一起很快乐,很开心。他已经记不得小时候和爸妈一起去夏日祭时的那种开心了。

现在妖狐才是他的精神支柱。大天狗不知道从几时开始,希望他一直都是那个撑起自己的信念的人。

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